霖雨初降

我想变成永远追逐风奔跑的孩子,可是我做不到,于是我请求别人,把我变成麻雀。

可恶义碳好香炼碳也好香哦我先搞前者再搞后者吧滴滴叭叭


伯劳小姐和黑豹



这大概是个梦。就在我躺在床上凝望天花板的时候仍旧坚信不疑这只是个梦,飞船的整体室温调节在了23°左右,裸露的皮肤接触空气居然有点发冷,我搓了搓胳膊,这才确定了自己回到现实。


那真是个奇妙不过的梦了


四周环绕着的是高饱和度色彩着色的热带雨林从,有类似于烟雾一样的粉红色气体携带闪闪发亮的粉尘,绕过蓝色的树干穿梭而来穿过发梢从我的脸侧穿过。

空气闻起来有一股子树莓混合土木香的气息,足下的土地铺着一层厚厚的松针与雪。这个梦就像是不小心跌进某个蒸汽朋克风格画手的世界,色彩鲜明又意义不明。树叶枝桠的感觉硬的像玻璃,又脆的像糖果片,一碰就扑啦啦碎成一地晶莹。尖利的碎片融入土中,用手触碰就会划拉出一道小口子。长着兔耳朵的气泡慢慢升腾,软乎乎的,看起来像刚做好的棉花糖。


这是我的梦境?


右侧的灌木丛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梦境里真实的突兀,好像是什么东西要赶过来了,树莓丛几乎是一瞬间花瓣凋零挂上红果,柔软的果实随着动静抖落地面,滚上一层红褐色的泥土。我抬眼去看动静的根源,暂时看不太清,似乎有个生物在哪里磨磨蹭蹭不肯前进一样。


于是我就走上前去,伸出手剥开灌木丛的叶子,质感晶莹颜色显眼的灌木丛相互碰撞发出声音,连成一片像不知名的童谣。我凭借旅行者的直觉与感觉向前探去。几乎是那一瞬间,有什么黑色的生体穿过灌木从纷沓至来,脚步声伴随足下碾碎糖片的声音,黑莓混合树木草叶的气息直冲鼻腔,下意识的,我伸手拨开了那片树叶丛。


最先与我对上视线的是一双漂亮的金色兽瞳,深蓝色的瞳孔携带一片碎光打落在瞳眸边的一圈,像那次卡其诺格拍卖会上璀璨亮眼又独一无二的宝石


————这是一只漂亮的大型猫科动物


随即手掌处传来绒毛与温度的触感,那只动物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吼,眼睛眯了起来——谁能抗拒这样一双漂亮的眼睛呢?充满着野性与侵略感,食肉动物特有的捕食者的眼神。然而此时这双眼睛却充满友好与温和,它迈前一步,以头颅轻蹭我的脸颊,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一只漂亮的黑豹,我想如果能把它带到梦境之外,我一定会养它的。


然后我就醒了,脸颊被蹭过的地方触感依旧存在。我揉了揉因为侧睡太久而被压的生疼的耳朵,像往常一样打开数据终端调整飞船各项功能,然后起身随便抓了件上衣套上准备去储藏室拿点东西吃……然后,然后


我就发现了我的甲板上突然多出来只东西,哦,准确来说他是一个兽人,长着跟梦里的豹子一样耳朵的家伙,蓝色眼睛,我去吃东西的时候那玩意就站在那里喝我的芝士酸奶,然后他看向了我


操,他看向了我


“所以说我怎么知道你当时没有穿裤子,原来你还有裸睡的习惯?”


“闭嘴,我要把你的眼睛扣下来塞进汉堡肉里。”









拉文克劳四年级安与斯莱特林新生雷的首次见面

是错肩而过的风

我有病,我想看安迷修把魔杖怼进雷狮鼻孔里


【雷安/霍格沃茨pa】魁地奇的赛场和对角巷的初遇

  ★全员HP设定有

  ★瞎写娱乐向想到啥写啥并没有剧情和前因后果

  斯莱特林雷×拉文克劳安


“哦……太精彩了!神转折!拉文克劳队拿下了金色飞贼!”

演说席上裁判员声情并茂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带动全程人一齐躁动欢呼,观战席上不少身着蓝色围巾的拉文克劳一改素日里稳重与世无争的形象一同振臂高呼——当然,大部分都是低年级的孩子。

身边隶属格兰芬多的金发小子一点也没有为自己学院的失败感到失落,全程非常卖力的为在拉文克劳的友人喊加油。就连一旁本来静静嚼着甘草魔杖的卡米尔也跟着鼓鼓掌,一时间仿佛全场的欢呼声与嘘声满天盖过,唯独雷狮这里隔了天然屏障一样的格格不入。他安静的过分,甚至连一个表示的动作也没有。卡米尔偏头正对那张脸上看起啦没什么变化的表情,他缓缓停下的鼓掌的动作,略带疑惑的下拉了一下围巾偏头发出疑惑的声音

“大哥?怎么了吗?”

乌发少年一头碎发在麻布头巾的衬托下显得柔软至极,上空阴霾的天气开始向下缓缓滴落水珠,打落在人墨黑的发梢上。像一只毛发蓬乱的猫咪一样,雷狮眨眨眼睛,绛紫色的瞳眸积攒着毫不掩饰的浓厚兴趣兴趣,少年将目光锁定在了球场上哪位棕发的拉文克劳身上,饶有兴趣的勾勾嘴角

“没什么,只是——那个拉文克劳看起来有点眼熟。”

“大哥你说的是……?安迷修吗?”

“嗯?”

这场比赛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过于精彩。

简直出乎意料……在他认知里四肢发达的格兰芬多与书呆子传染的拉文克劳的比赛绝对毫无疑问,毕竟拉文克劳在这种身体力行的比赛上从不注重。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在球场上横行的格兰芬多居然狠狠翻了个跟头,拉文克劳大获全胜。雷狮抬眼朝着球场上红色衣摆的位置撇去,嘉德罗斯一头金色头发炸的跟小狮子一样四散竖起,看起来本来就鼓鼓的脸颊是更鼓了,并且看上去阴沉可怕,一看就是对这场比赛“颇有”介词。

他嗤笑一声,续又将目光重新放在那个棕发的拉文克劳身上,此时被盯着的人完全不觉得自己被一头什么凶兽给盯上了,他正忙于跟队友击掌,由于相隔不远雷狮可以清楚的看见他被汗水沾湿的头发……黏在后颈黏答答的成一缕一缕的,蜜色的皮肤泛着一层漂亮的光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块被雾气包裹的巧克力牛奶糖

“哦?果然是他啊。”




作为这一届新生入学的雷狮从一年级开始没少听说过有关于“哪位”拉文克劳学长的光辉事迹,听起来像什么三流麻瓜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彬彬有礼,少年老成,成绩名列前茅,除了自身有点残念不受女性欢迎之外完全是理想型天才学生。雷狮在新生往对角巷采购物品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

 

一群孩子就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一样停不下来,他个子高上同龄人一截,乍一看背影像是高年级的学生,一个人提着一个木质行李箱老成的穿梭在对角巷里,最终在奥利凡德先生的店门口停了下来,在抬眼确认没有认错时推门而入。

每个霍格沃茨的新生都要到这里购买魔杖,店主老人笑眯眯的冲他打了招呼并从上层抽取一根魔杖递给他。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迅速匹配到适合自己的魔杖的,一时间抽屉乱飞不时穿来门面破碎的声响,奥利凡德先生为了避免被打到等他施法后才从桌子下探出头来,这时,棕发少年抱着一盒点心推门而入,对店内的狼藉状况倒吸一口冷气。

  “奥利凡德先生……?你还好吗???”

  “哦……安迷修?善良的孩子,我很好,可以请你帮我将那边第四个柜子的魔杖递给他吗?”

  老先生游刃有余的似乎已经经历过几百次这样的砸店事故,雷狮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名为安迷修的少年取下一根魔杖递给他,灯光顺着少年温和的面部轮廓打下,稚气未脱的眉眼间有一双漂亮的滢绿色眼眸。

  赫奇帕奇?还是格兰芬多?

他盯着那双眼睛看出了神,在挥杖之前脑袋还在胡思乱想,身边的人似乎注意到了他神游天外的状态出声提醒了他一下,最终雷狮挥动了一下魔杖——奇迹般的,他感受到了与魔杖与生俱来的契合力,奥利凡德老先生发出了一声赞叹

  “你和你的哥哥姐姐们都不同,这是根特别的魔杖,相信你和它一起会创造出非同一般的成就的。”

  “哦?这样吗。”

他掂量了一下魔杖,耳边传来铜铃响起的叮铃声,少年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去徒留放在桌子上的点心,他回过神来下意识朝着路口的方向望去

  “刚刚那个人是……?”

  “哈哈,他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徒弟,是个天资聪颖的孩子,如果你被分到拉文克劳的话应该能见到他。”

  拉文克劳?

  雷狮挑眉,少年稚嫩的眉眼似乎还在眼前,看上去就像会在田野里撒丫子奔跑的孩子,居然会是拉文克劳的书呆子,真是令人感到吃惊。

 

  “大哥?”

  “嗯?”

  “你走神了。”

  他抬眼,将自己从回忆中扯了出来,眼前是自家弟弟全年没什么表情的小脸,他伸手将胳膊搭在少年尚且瘦削的肩膀上往自己这边勾了勾

  “想一些事情罢了,今天有什么课程?”

  “下午有魔药课,似乎要和高年级合作进行,大哥你……”

  “嗯,听起来不错,我去参观参观。”

  “?”

  卡米尔望着自家大哥明显愉悦几个百分点的面孔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可是大哥,你不是最讨厌魔药课来着吗。

 

 



关于安迷修和雷狮的魔杖设定

还没定呜呜呜评论有人可以帮帮卑微巫师吗呜呜呜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只会念咒语而已呜呜呜



慵懒的,无所事事的星星。

奉为信仰的,高高挂起的月亮。

星星想要接近月亮,于是就不断去努力靠近。

称赞月亮背后的黑夜如同黑色丝绸,他本人亦纯洁如月桂树枝,如白鸽羽翼。

努力着的星星想,自己是不是向那个人的距离更近一点了呢,多么令人喜悦啊。自己亦不再慵懒与无所事事。

可是啊

可是啊

有一天

星星发现了

自己信仰的月亮并不美好

他的背面全是陨星砸下的坑坑洼洼,咧出无数张嘴,嘴里吐出的字句是伤人的荆棘

丝绸掀开是蠕动的蛆虫

就像被人掐着脖子扔进深海里了一样

星星逐渐的,逐渐的感觉到了窒息

它原本就微弱的光芒变的更卑微了,它的身体逐渐开始沉重

然后

下坠

下坠

跌落云层

下坠

下坠

坠入海中

最终

星星变成了一个孩子

他抬眼望着天空上的月亮,月亮被水面波动打碎成了泡影

就像他的信仰,他的心脏一样,随着海水,随着呼出的气泡

破碎了

碎掉了啊……拼不回来了啊……

难受,快要窒息

野性法则(具体要作为原创还是同人我不知道哦)



世界观放置


当动物出现个体化的智慧进化猜想


在一些动物种族里有个别动物群体在进化过程中演变出了人的思维,具体表现为可以双脚直立行走,有智慧可以创造东西,腕口肉垫的骨骼逐渐变大类似于人可以拿刀叉一类的东西,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总之就是非常魔法气味的设定啦


具体划分为智慧种与非智慧种(就是普通动物啦)


智慧种肉食杂食偏多,鸟类和草食很少,弱小草食动物的智慧种几乎不存在(被捕猎了吧),鸟类因为脑子太小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总之也不多。


领地划分极地,草原,沙漠,雨林区域


当然海洋目前不做解释,海洋太大了划分得按照海区划分好麻烦。


这个世界观是没有人类的,就当做是我创造出来的一个小小星球吧